苗兴壮:濒死体验现象研究综述

  • 时间:
  • 浏览:1

  濒死体验(NDE)许多概念最早是由雷蒙德·穆迪博士(Raymond A. Moody)提出来的。许多问题是指人在呼吸停止、心脏停止跳动、脑电波消失的临床死亡情形下的一系列特殊体验,其核心体验是感到所有人从身体里出来,似乎作为另有2个多 旁观者就看所有人的身体,并就看周围环境中所处的事情,一群人会就看发光体并与其进行交流,并以生动的形象回顾所有人一生的经历。穆迪在他获得的要花费1150个有过濒死体验的人的线索中选泽 了150个案例进行了深入调查。他调查的案例主要包括两类,一类是许多被医生判定或签署为临床死亡的而就让 又复苏过来的病人,另一类是在意外事故中受重伤或因严重疾病接近死亡而经历了濒死体验的人。穆迪将许多案例分析埋点后于1975年出版了《生命现在就让 刚开始后的生命》一书【1】,该书成为濒死体验研究的奠基之作。

  濒死体验实际上是四种 很常见的问题,类似在塞波姆(Sabom MB.)的回溯性研究中,许多经历过危及到生命的严重疾病的成年人含有43%出現过濒死体验【2】,有的研究者的调查结果是48%【3】。而在经历过重病的儿童中,有过濒死体验比例则高达85%【4】。美国盖洛普公司在19150年做的一次抽样调查中发现要花费有5%的美国成年人有过濒死体验经历【5】。而在澳大利亚【6】和德国【7】的调查中,有高达15%的人是因为经历过濒死体验。

  荷兰心脏病医生隆梅尔(Pim van Lommel)等人专门对经历过心脏停搏后经抢救复苏后的病人进行了濒死体验的调查和统计分析【8】。在让一群人都都 调查的34另有2个多 类似病人中,有62人报告经历了濒死体验,占比18%。让一群人都都 的调查发现濒死体验的出現所处着一定的人口统计学上的差异,如150岁以下的病人中出現濒死体验的比例高于150岁以上的人,男人出現濒死体验的比例明显高于男性。布鲁斯·格雷森(Bruce Greyson)的研究也证实比较年轻的人中经历太深了度1濒死体验的比例更高【9】。隆梅尔等人的调查还发现良好的短时记忆是病人不能回忆起濒死体验的关键因素之一,许多有记忆严重不足的病人较少不能记得许多体验。经历过较长时间的心肺复苏抢救的病人是因为对记忆功能的损害,让一群人都都 报告的濒死体验的比例明显低于许多抢救过程较短的病人。

  瑞士心理学家荣格也就说 我在病重期间经历过灵魂飞到地球上空的离奇体验,他在所有人的自传中对此进行了生动的描述:

  我似乎是在高空中。在下面,我望见了地球,它沐浴灿烂的蓝绿色光辉之中。我望见了深蓝绿色的海水和一块块大陆。脚下远远的地方是锡兰,前面远方是印度次大陆。我的视野非要包容整个地球,有就让 其球形轮廓却明晰可见,有就让 ,在奇妙的蓝光之中,其轮廓线边缘闪烁着银光。在许多地方,地球显出彩色,是因为有深绿色点,象氧化了的银器一样。在左边远处有一大片荒野,那是黄中透红的阿拉伯沙漠;似乎大地的银色都带上了发红的金色色调。接踵而来的是红海,而在里边很远的地方,正如在地图左上角一样,让我 约略就看地中海的一角。我的目光主就说 我伸向那里的。许多的一切,均不清晰。我不能看见盖满大雪的喜马拉雅山,有就让 ,在那个方向上,一切都云雾蒙。我许多也这样 向右看。我知道,我正在飞离地球。

  就让 我发现了要到许多样的深度1不能有这样 宽阔的视野:要花费一千英里!在就说 我的深度1上,地球是我所见过的最为宏壮优美的景象【10】。

  1.濒死体验过程的构成每段

  通过对许多濒死体验案例的分析,穆迪发现几乎所有人描述的死亡过程全部都是十分相近的,他对许多过程进行了概括。

  (1)首先是一群人听到医生或在场的所有人断定让一群人都都 是因为死亡的声音;

  (2)感到宁静和安详,不再感到任何疼痛;

  (3)听到各种嘈杂的声音,一群人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全部都是人听到悦耳的音乐声;

  (4)被四种 力量推入黑暗的隧道,或进入山洞、峡谷、井、烟囱、下水道等;

  (5)脱离身体,似乎作为另外另有2个多 在一定距离之外就看所有人的身体,有就让 就看在场的所有人的各种活动,如对他进行抢救等,这时一群人感觉到自已具有另外四种 特殊的“身体”,而有的人则我觉得所有人就说 我意识,感觉非要还有身体。这时是因为他对所有人讲话则让一群人都都 无法听到,周围的人也看非要他,各种东西和人都还还后能 随意地从他的身体穿越而这样 任何障碍,他也无法用手抓到任何物体而或任何人。许多身体也这样 任何重量,还还后能 漂浮在空中。一群人感觉到许多透明的身体和物质的身体具有相同的特征,一群人则感到是球形是因为像一团这样 固定特征的云雾。许多身体的视觉变得非常好,还还后能 看清任何他想就看的东西。他的听觉也很灵敏,但似乎不用真的听到让一群人都都 的声音,而就说 我获得了让一群人都都 的思想。是因为无法通过任何最好的土法子与他就看的人交流,他会感到孤独。

  (6)遇到许多生命体。有全部都是遇到是因为去世的亲人或让一群人都都 向他致意,一群人会遇到陌生的“施助者”,有的人看非要另有2个多 清晰的生命体,但能感觉到他的所处,不能和他交流,解答他是疑惑。

  (7)就看发光的生命体,一般会由远及近,从较暗过度到非常明亮,但许多亮光不用耀眼,不用是因为人目盲,不用影响他一并看见许多东西。让一群人都都 几乎都认定这是另有2个多 生命体,能感觉到从他那里传达过来的温暖和慈爱,继而被他环绕而进入其中并被他接受。具有不同背景的人对许多光明生命体有不同的认同,基督徒大多会认为那是耶稣基督,犹太教信徒往往认为那是天使,这样 宗教背景的人一般只认同那是另有2个多 发光的生命体。就让 许多发光的生命体会与他进行交流,许多交流十分顺畅,全部都是通过声音,就说 我通过思想。交流的问题一般是问他否是是因为准备好了肉体生命的死亡,他许多生做了许多以及他想向他(发光体)表明许多。

  (8)回顾一生。光明的生命体在与人简单交流全部都是向他展示他的整个一生中所经历的事件,有的人说只回顾了许多重要的事件,而有的人说包括了他一生中全部的经历的细节。许多回顾过程按时间顺序展开,非常越来很慢,全部都是人感觉不用按时间顺序,就说 我在一瞬间完成。许多回溯过程会以非常生动的三维视觉形象显示出来,令人感到身临其境。回顾过程含有的人会感觉到所有人的情绪也会随事件的显现而所处相应的变化。

  (9)遇到边界或限制。不同的人遇到的边界或限制的情形不一样,全部都是水体或岸边,全部都是灰色的雾,或是一道门、另有2个多 栅栏等。一群人会就看界限那边的人,老要是他所认识的是因为去世的人。

  (10)往往在他要跨越许多界限的就让 ,就会有四种 力量有益于他转回。一群人说所有人根本愿意回来,但别问我许多是因为还是回来了。有的则说是因为出于他所有人的本意他是愿意回来的,但考虑到他承担的责任(如年幼的孩子等)他不得不选泽 回来。一群人感到在让一群人都都 返回的途中也经过了另有2个多 黑暗的隧道。大多数人都这样 感到有与所有人的身体重新结合的过程,多数是感觉所有人回到了睡眠情形就让 在所有人的身体中清醒过来。一群人则在回到身体时感觉到一下颤动。

  肯尼思·瑞(Kenneth Ring)则提出了另有2个多 濒死体验的五阶段模型【11】:

  第一阶段:在死亡时刻出現四种 宁静的感觉

  第二阶段:感觉到从身体里分离出来

  第三阶段:感觉到进入了黑暗

  第四阶段:就看明亮的光

  第五阶段:感觉到进入了光明之中

  穆迪等研究者所概括的濒死体验的各个阶段是另有2个多 抽象的理想模型,穆迪所有人也指出不用所以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全部都是无一遗漏地经历其中的每个阶段。所经历的阶段的有2个,取决于所经历的濒死体验的深度1。肯尼思·瑞提出了另有2个多 濒死体验的“加权核心体验指标”量表(WCEI:Weighted Core Experience Index),通过量表的测量,按照分数的高低将经历濒死体验的深度1划分为5个等级,由浅到深分别为:

  第一级:这样 清晰的记忆(这样 濒死体验)

  第二级:不能回忆起许多片段

  第三级:中等深度1的濒死体验

  第四级:较深的濒死体验

  第五级:太深了的濒死体验

  就让 许多研究者又提出了对濒死体验深度1测量的16因素量表(The Near-Death Experience Scale)【12】,该量表具有深度1的内在一致性以及较高的折半信度和再测信度,有就让 与肯尼思·瑞提出的“加权核心体验指标”有很高的相关度。该量表还还后能 用于对真正有过濒死体验的人和就说 我声称有过濒死体验的人的辨别。

  隆梅尔等人的调查也证实了不用所有的病人都经历过全部的情节。在让一群人都都 调查的6另有2个多 有过濒死体验的病人中,有150%的人知道所有人是因为所处死亡情形,56%的人有积极的情绪体验,24%的人有被抛弃身体的经历,31%的人感到沿着黑暗的隧道移动,23%的人就说 我与发光体进行过交流,23%的人就看了各种色彩,29%的人就看了天上的景象,32%的人遇到了他认识的是因为去世的人,13%的人有过以往生命历程的回顾,8%的人遇到了另有2个多 边界。

  2.濒死体验对其经历者的影响

  所以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是因为担心许多的人嘲笑和误解而宁愿不对别人提起所有人的不得劲经历,但许多经历对让一群人都都 所有人的生活则会产生微妙的影响。如穆迪博士在调查中发现,一群人我觉得许多经历拓展了让一群人都都 生活视野的广度和深度1,让一群人都都 会更多地关心和思考有关生命的意义等终极问题。让一群人都都 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全部都是是因为会所处改变,类似另有2个多 有过此经历的人说,他在决定做事全部都是更多考虑它的更广泛的意义,而不就说 我考虑它否是对所有人有利;在评价另有2个多 人全部都是更多地考虑他所做的否是正确,而全部都是只考虑他否是对所有人好。有的人在经历过濒死体验后感到所有人现在就让 刚开始更加关注精神生活,而对仅与身体有关的东西是因为变得不像就让 这样 重要了。有的人通过许多经历变得与所有人相处更加和谐,更愿意给有前要的人更多的帮助,更倾向于宽容和接纳他人。有的人变得更加强调知识的重要性,花更多的时间去学习新的东西,让一群人都都 认为生命的最重要任务之一就说 我不断学习,死后的生命是仍然前要继续学习的,所以即使老年科学学 习仍然是非常有意义的。

  在经历濒死体验就让 ,多数人对生命的看法全部都是所处改变,对身体的死亡会有新的认识,让一群人都都 不用接受死亡如同无梦的睡眠或对所有一切的彻底的遗忘的观点,让一群人都都 确信肉体死亡后生命会继续所处,让一群人都都 大多全部都是再对身体的死亡有恐惧心理,一群人会显现出更加雄厚的直觉能力。隆梅尔等人所做的对有过濒死体验的人2年后和8年后的跟踪调查也证实了许多转变。许多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甚至认为身体实际上是灵魂的监狱,死亡时让一群人都都 就如同被从许多监狱里释放出来了。但让一群人都都 所以必会去主动寻求身体的死亡,就说 我认为自杀是正当的,是因为他认为让一群人都都 的身体的生命还有任务前要完成。

  3.濒死体验的真实性验证

  有过濒死体验的人都经历过雄厚而生动的声音和形象感受,许多感受中获得的信息包括不可验证的和可验证的另有2个多 每段。不可验证的每段主就说 我病人就看发光体、与发光体进行沟通、回顾所有人过往的经历、见到美丽的景色及是因为去世的亲人等,许多经历与当下现实所处的事情这样 密切的联系,所以无法对许多感受的真实性加以验证。但另一每段信息的真实性则是还还后能 进行验证的,如让一群人都都 所处昏迷或临床死亡情形时就看和听到的周围的场景和所处的事情,许多信息还还后能 通过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加以验证。穆迪博士在这方面也做了所以工作,他通过调查发现,绝大多数病人讲述的让一群人都都 在昏迷或临床死亡情形中就看或听到的周围所处的事情全部都是真实的,都得到了当时在场的医生、护士或所有人的证实,病人讲述的情形与让一群人都都 提供的情形大多深度1吻合。有有2个医生曾告诉穆迪博士,许多所处“死亡”情形的人并这样 专业的医疗知识,但让一群人都都 却能准确地讲述在对让一群人都都 进行抢救过程中所处的各个细节,这令让一群人都都 百思不解。

  在穆迪调查的另有2个多 案例中,另有2个多 叫凯西的女孩在频死情形中感觉所有人被抛弃了身体,来到了医院的就说 我房间,发现她的姐姐正在那里哭泣,嘴里一遍遍地念叨着“噢,凯西,不用死,不用死”。就让 凯西把当时就看的情形告诉她的姐姐,姐姐感到非常诧异。

  在许多后天致盲的盲人经历的濒死体验中,让一群人都都 在脱离身体的情形下不能清楚地就看在让一群人都都 的是因为“死亡”了的身体上使用的医疗器械和设备,而许多医疗器械是在病人致盲就让 才发明权家 和投入使用的,在病人视力正常的就让 让一群人都都 从来这样 见过许多器械,因而也根本不是因为根据记忆想象出许多器械,然而当让一群人都都 复苏就让 却能准确地描述出许多医疗器械的情形【13】。

  更令人惊奇的是,许多天生就失明以及生命早期失明的人一般在让一群人都都 的梦中全部都是会出現视觉形象【14】,(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宗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274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