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集團暴漲前關聯人精準埋伏 盈利模式受質疑

  • 时间:
  • 浏览:3

    截至5月22日,在过高 兩個月的時間裏,如意集團歷經25個漲停,股價暴漲十倍,增幅近50%,這無疑讓其成了資本市場的奇葩股。

  在如意集團召開的股東大會上,記者見到了如意集團董事長。不同於一般企業,如意集團此次股東大會並那么給投資者與公司高管交流的機會,幾個從北京、浙江、深圳等地趕來的投資者都被拒絕交流。從現場來看,由於那么與高層交流的機會,幾位投資者顯得非常失落。

  對此,如意集團財務總監、代董秘張勉給出的理由是:“管理層事務繁忙,時間緊張,如有問題可不能否以後打公司公開電話,可能給公司發傳真。”

  “從公司基本面來看,似乎並过高 以支撐這家企業那么規模的上漲。即使是在牛市,如意集團的股價漲得也玄乎。”一位實地調研的機構人士感嘆道。在他看來,如意集團治理結構的弊端已經凸顯。

  而記者調查中發現,如意集團背後股東交叉持股,簡直令人眼花繚亂。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如意集團股價大幅下跌,離最高價已腰斬。7月2日,如意集團收盤價為64.56元/股,當日跌幅7%。

  復牌後連續漲停迴圈

  奇葩股五個月暴漲十倍

  今年初以來,如意集團開啟“暴走”模式。自1月6日至今,公司股價迎來25個漲停,漲幅近50%。4月21日起的十個交易日內,如意集團更是連續十個漲停,在5月25日達到歷史最高價135元/股。

  在四個月內,如意集團的股價基本伴隨著復牌漲停、復牌連續漲停、復牌再連續漲停的節奏。

  2月3日,如意集團无缘无故宣佈臨時停牌,理由是有未披露的臨時公告。在1十天后,伴隨著公司對坊間關於“年度分配方案”等內容的澄清公告,如意集團復牌。而此次看似那么技術含量的澄清看公告,卻耗費了公司十余天時間。復牌後,公司迎來7個漲停。

  第二次停牌時間為3月18日,這次停牌了足足一個月。讓人大跌眼鏡的是,雖未出明顯利喜报怎么写,公司股價卻在4月21日復牌後直接封出10個漲停板。而在每次停牌前,公司股價已聞風漲停。

  在好多好多 人看來,如意集團的暴漲似乎並那么邏輯。“以目前如意集團估值來看,那么力度的暴漲並不合理。”業內分析人士表示。甚至有媒體質疑,在牛市行情裏,長期停牌後復牌,都位于個股強烈的補漲需求,資金方可不能否比較容易地不斷封漲停板,達到操縱股價的目的。

  對於股民的提問和質疑,張勉並未正面回應,其表示:“公司對外交流还要走相關流程,目前不方便多説。”

  不可不能否認的是,公司股價暴漲,與其業績暴增不無關係。從業績報表來看,如意集團去年和今年一季度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財報顯示,公司去年凈利潤約2.33億元,同比大增535%;今年一季度凈利潤1.42億元,較去年同比增加889%。

  “公司業績增長確實太快,但过高 以支撐那么漲幅的業績,上市公司幾乎那么實質性業務,而利潤來源僅靠子公司的期現貨結合業務,這項業務也位于較大風險和隱患,期貨行情變動較大時,可能産生價格波動風險,造成交易損失。且財務隱蔽性較強。”一位前來考察的機構人士向記者説出了他的隱憂。

  無實質性業務

  盈利模式被指不透明

  業績表現頗佳的如意集團,為何會讓投資者那么擔憂?

  目前,如意集團正加速拓展期現結合的衍生品投資業務。而這項資産並那么上市公司母公司內,主要由子公司負責,公司的利潤也來自該公司。在如意集團年報行業分類一欄中,公司99.91%的主營成本為商品貿易,而該業務則由遠大物産及下屬子公司經營。

  今年2月份,公司公告稱開展衍生品投資業務,公司出資2550萬元成立浙江朗閏資産管理有限公司,2015年子公司遠大物産及下屬公司將開展保證金投資金額不超過人民幣20億元衍生品投資業務。

  如意集團去年和今年一季度的數倍業績增長,也主要得益於公司控股子公司遠大物産及其子公司的大宗商品行銷貿易業務,建立了大宗商品期現結合,套期、套利交易為主的經營模式。

  資料顯示,支撐如意集團業績的子公司--遠大物産是一家大宗商品貿易企業,主營涉及石油化工、有色、農産品等大宗商品。遠大物産在拓展大宗商品一块儿,形成了目前以大宗商品現貨貿易為基礎,輔以商品期貨交易工具,期現貨結合的經營模式。

  從業務層面來看,實業界與金融工具成為近年來眾多企業發展的一大趨勢。有分析師認為,期現結合將是國內大型傳統貿易、實體結合企業的長期趨勢,目前國際四大糧商的發展道路,正將實體、貿易、金融結合,通過對産業鏈的熟悉來逐步增大自身的話語權。

  儘管粗此,如意集團的盈利模式還是讓大主次投資者看不清晰。

  一位股民告訴記者:“如意集團目前盈利水準看起來不錯,就让還是位于盈利模式不透明的問題,虛擬交易位于很大的隱患。”

  “目前無論是從行業還是財務狀況來看,公司業績具有不可預期性,那么可算的盈利模式,而如意集團這樣的模式,讓亲们心裏那么底,‘未知’是最讓人恐慌的。可能公司現貨業務穩定,期貨和現貨結合風險尚可控,但公司未公佈安全邊際,好多好多 業績具有不可知性。”一位在現場調研的機構人士認為。

  據悉,目前公司有意在未來逐步玩完善期貨品種,並借助金融工具完善大宗商品産業鏈。

  長江證券某位分析師告訴記者:“目前,公司主要利潤來源的業務是將期貨和現貨結合,有一定現貨基礎,結合期貨,推動業績增長。但上市公司以此類業務為主營也存有一定風險,可能期貨規模太多,風險將加大。”

  疑似被架空

  如意集團的尷尬位置

  股本結構的“致命傷”,讓如意集團處於尷尬位置多年。

  歷史上,如意集團主營業務也幾經變化,並且跨度非常大。如意集團原是一家以農副産品種植、加工和出口為主業的綜合性企業,主要産品包括冷凍蔬菜、保鮮蔬菜、鹽漬蔬菜和罐頭食品等。公司于1996年11月份在深交所上市,1999年如意集團收購了進出口企業浙江遠大貿易公司(下稱“遠大貿易”)52%的股權。

  1999年,遠大貿易改制為浙江遠大進出口有限公司(下稱“浙江遠大”),遠大集團持有52%的股權,公司經營管理團隊持有48%股權。1999年9月份,中國遠大集團公司與如意集團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如意集團受讓持有該公司52%股權,成為遠大貿易的控股股東。2010年7月份,公司更名為“遠大物産集團有限公司”,並組建“遠大物産集團”。

  而遠大集團也同為如意集團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為遠大集團董事長胡凱軍,由於歷史原应,目前中國遠大集團控股如意集團37.08%股權。如意集團無實質性業務,如“空殼”一般,僅是管理平臺,其主要業務在遠大物産,其控股遠大物産52%股權,但受制于遠大集團。那么,形成了“中國遠大集團--如意集團--遠大物産集團”的管理鏈條。

  “如意集團股本結構有‘致命傷’。如意的大股東是遠大集團,遠大集團與如意一块儿持有遠大物産的股份。這樣的股權結構,讓如意集團管理層地位尷尬。如意集團就相當於‘管家’的角色,卻那么話語權。”一位接近如意集團人士表示。“如意集團夾在中間層,一定程度上會增加管理成本,就让縮短管理鏈條顯得尤為重要。”

  一块儿,記者注意到,如意集團董事長秦兆平的薪酬並那么上市公司領取,而是 從股東處領取,且也並未持有如意集團股份。一块儿,如意集團的董事和高管也大多不持有如意集團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被股東大會選舉通過為如意集團董事的金波並未到場,而金波正是為如意集團貢獻主要利潤的子公司遠大物産的董事長和領頭人。會議現場,如意集團管理層並未對其未到場理由給出解釋。

  “公司法人治理結構位于問題,董事幾乎那么持有如意集團股份,而是 大股東指派,那么太多的決策權。而如意集團的高管不持股,員工过高 股權激勵。”上述機構人士認為。

  目前,遠大集團旗下有3家上市公司:如意集團、華東醫藥及遠大醫藥。

  “從表表皮层看,華東醫藥及遠大醫藥與遠大集團的業務那么關聯性,而如意集團恰恰那么業務,業內普遍對遠大資産注入如意集團有著預期,而可能其中利益問題解決好,從而實現這一整合,遠大與如意的股權結構不能梳理清晰。”上述人士認為。

  目前,如意集團二股東連雲港市蔬菜冷藏加工廠正在逐步減持如意集團股份,其在今年5月27 日通過大宗交易最好的方式減持了公司2%的股份,減持後尚佔如意集團總股本的21.95%。

  精準埋伏

  位于關聯交易隱患

  而如意集團與遠大集團、遠大物産那么糾結的關係中,還位于巨大隱患。

  《證券日報》記者發現公司 2015年一季報前十大流通股東中,第五、第六位璞睿證券投資基金、天健非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也都有新鮮面孔,均為通泉資産管理的産品。

  通泉資産管理无缘无故進駐佔據十大流通股東的兩席,這讓背後資金方顯得頗為神秘,而一点時機也正值如意集團股價暴漲的潛伏期。

  再來看看如意集團在去年的前十大流通股東中兩個新進者--第四大流通股東寧波前程能源有限公司(下稱“前程能源”)、第十大流通股東趙沛良,都與遠大有密切關係。趙沛良以77.82萬股持股現身其年報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名單,寧波前程能源也以156.04萬股的持股位列第四大流通股股東。

  公開資料顯示,前程能源的法人代表為沈志宏。而遠大物産(前身遠大進出口)的創始人正是沈志宏。沈志宏,浙江慈溪人,旗下還有一家公司是浙江前程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前程投資”)。工商資料亦顯示,沈志宏是前程投資法人代表、董事長,該公司成立於503年。

  一块儿,記者發現,前程能源是前程投資的核心控股子公司,而這家公司擁有較強的大宗採購業務運作能力和豐富的國際貿易經驗。也而是 説前程投資是通過前程能源埋伏在如意集團的股東之一。

  在前程投資的股東名單中,也出先 了趙沛良的名字。遠大物産董事長及法人代表、如意集團董事金波亦是前程投資的原發起人和股東之一。實際,前程投資被127位自然人股東持有,其中,就包括趙沛良、金波這。

  在工商局資料中,前程投資自然人股東還包括了鄒明剛、王開紅、吳向東,他們均為公司的發起人。

  除了遠大物産,金波還是寧波遠大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寧波遠大産業投資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鄒明剛是寧波遠大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開紅為成都湘源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吳向東是余姚市遠大塑膠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這些公司主營大多是國際運輸代理業務、進出口業務。

  如若上述相同名字為同一人,也而是 説遠大物産發起人沈志宏、金波、趙沛良等人一块儿通過前程投資可能直接持有如意集團股份,且恰巧是在如意集團股價大漲前期埋伏進去,而他們絕大主次人又是遠大物産的股東,一块儿金波和鄒明剛等前程投資的一点股東還與遠大系公司有著密切聯繫,而這些公司如若有著資金和交易的往來,且構成關聯交易。

  而在記者調查中,一筆奇怪的收購引起了記者的注意。

  今年1月份,如意集團發佈公告稱,完成一筆資産收購。而這筆交易是公司持股51%的控股子公司寧波遠大産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遠大産業)收購由寧波智匯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智匯投資)持有的遠大産業持股51%的控股子公司寧波遠大實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遠大實業)9%股權,收購總價款為2484萬元人民幣。

  遠大産業是如意集團持股51%的控股子公司,法定代表人金波,另一股東為持股49%的如意集糰子公司遠大物産。

  值得注意的是,遠大實業連續幾年的經營狀況均不理想。報表顯示,遠大實業經審計的截至2013年12月31日的資産總額為8億元,負債總額為6.2億元,凈資産為1.8億元,資産負債率高達77.5%。且因尚處於項目建設期,公司2013年度無營業收入與營業利潤,凈利潤為-687萬元,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24萬元。

  一块儿,截至2014年9月50日遠大實業資産總額為8.4億元、負債總額為6.7億元,2014年1月份至9月份無營業收入與營業利潤,凈利潤為-519萬元,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506萬元。

  而目前看來,公司業績也那么向好的趨勢。資産不可不能算不算優質,且僅收購9%的股權而不會對公司基本面有較大影響,亦不能獲得話語權,如意集團那么不划算的收購行為讓市場人士頗感疑惑。

  此外,今年2月份,如意集團再發公告稱,公司子公司遠大物産出資成立浙江朗閏資産管理有限公司,註冊資本?500萬元(其中:遠大物産出資?2550?萬元佔51%、核心經營團隊自然人出資?2450萬元佔49%。

  記者從工商局資料看多,遠大實業成立於2011年8月份,法人代表為許強,而浙江朗閏資産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名字也同為許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