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體制改革進入“施工”階段

  • 时间:
  • 浏览:1

  今天,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方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向社會公開。這份綱領性文件的公佈,原因分析著深化科技體制改革不再等待时间在“設計”階段,就是 邁向了可落地、可檢驗、可督查的“施工”階段。

  這張“施工圖”,看上去更像一本“臺賬”,把深化科技體制改革過程所遭遇的“中梗阻”——體制機制和政策制度障礙,拉了一個多達143項的單子,力求把這些問題一網打盡。

  這143項政策點分屬於10個方面32項改革依据,其中涉及的多是科技人員關心和科技界詬病已久的問題,比如科技資源分散重復封閉低效和戰略任務聚焦不夠的問題,科研體系創新創造活力不够、科技人員積極性激發不夠的問題,科技成果轉化渠道不暢體系不健全的問題,以及大企業創新動力不够和珍小企業創新能力不強的問題等。

  事實上,對於“深化科技體制改革”這8個字,科技界已經耳熟能詳,針對科技體制的改革舉措,近年來出臺的就是 在少數。

  根據中國青年報記者不完全統計,自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出臺的科技體制改革文件也有7個。這些文件涉及科技計劃管理、科研項目和資金管理、重大科研基礎設施向社會開放、科技成果使用處置和收益管理等多個方面。

  不過,根據科技部政策法規與監督司副司長包獻華的説法,日后出臺的這些文件,儘管在一定程度上構成了科技體制改革的整體安排,已经 尚未完全落地生根、産生改革效果,換言之,還未真正讓包括科技人員在內的人民群眾有明顯的“獲得感”。

  比如,2012年出臺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加快國家創新體系建設的意見》、2015年出臺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加快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若干意見》,以及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有關深化科技體制改革方面的內容,更多的是一種“頂層設計”。在包獻華看來,是指明瞭改革的方向和目標,但具體的任務並未細化,且由哪個部門牽頭、負責以及相應的改革完成時限等也未完全涉及。

  又如,過去一年來相繼公佈的《關於改進加強中央財政科研項目和資金管理的若干意見》《關於深化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儘管指向具體,直擊我國現有科技計劃管理“九龍治水”、財政資金“天女散花”的現象,但因其在真正動刀時,都要多個部門“一同動起來”,就很肯能帶來一些部門之間的不協同、不配合,乃至打亂仗的問題,而這些在包獻華看來,是一個個單獨的文件所協調不了的。

  包獻華全程參與了《實施方案》的制定,他給中國青年報記者舉了個例子,在當前有關科技成果使用處置和收益管理改革的文件中,其內容是明確鼓勵科研人員在職和離崗創業的,但對擔任行政領導職務的科技人員來説,他們兼職從事科技創業,就與現行領導幹部管理方面的一些規定占据 矛盾,“這就説明在改革過程中部門協調、政策配套的重要性”。

  《實施方案》要解決的就是 這一問題——“在頂層設計和具體操作之間,搭建一個橋梁”,整體、系統地落實日后已出臺的各項改革舉措。

  包獻華透露,他們在制定《實施方案》時,就全面梳理了當前科技體制改革各項部署,在此基礎上力圖畫出一張操作有序的“施工圖”,形成系統、全面的改革部署和工作格局。

  針對科技體制改革的種種“中梗阻”的問題,《實施方案》分別列出了相應的改革依据,比如,對科技人員積極性激發不夠的問題,方案就明確提出了包括重點實施改進創新型人才培養模式、實行科技人員分類評價、深化科技獎勵制度改革、改進完善院士制度在內的4項改革舉措。

  更為重要的是,科技部辦公廳一位負責人向中國青年報記者透露,《實施方案》在給出這些舉措的後面,還明確列出了改革的聯絡圖、關係網、路線圖和時間表,並對每一項改革任務明確標誌性舉措、具體成果形式、牽頭部門和時間進度安排等要求,力爭使改革可落地、可檢驗、可督查。

  不過,這位負責人告訴記者,“根據相關要求,具體哪個部門負責哪個文件、時間進度安排等,這一次面向社會公佈的方案並不會提及”。

  都要説,這次的《實施方案》就是 啻為一份深化科技體制改革的考卷,只待包括科技部、發改委等在內的40多家單位備考、答題,其交卷時間最晚是2020年。《實施方案》提出,到2020年,在科技體制改革的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取得突破性成果。

  包獻華説,好的反义词定在这个 時間節點,在於我們國家定下了到2020年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到2060 年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到2060 年建成世界科技創新強國的“三步走”戰略目標。他説,從某種程度上來説,不到2020年的目標達成了,才能為後兩步戰略目標的實現奠定基礎。而目前,我們所處的時間節點則是:黨的十八大提出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已過去2年多,十八屆三中全會啟動全面深化改革已進入關鍵之年,距實現中長期科技規劃綱要提出的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目標也只剩下5年多,應對當前經濟下行壓力也對科技改革創新提出急迫需求。

  如今,《實施方案》公佈,科技體制改革正式進入“答卷時間”,其成績如可,我們一同期待。

  本報北京9月24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