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反腐败从正人心做起

  • 时间:
  • 浏览:0

(一)

最近讨论反腐的人多起来了。在众多反腐的观点中,最有名的立场是主张“从制度上反腐”。持你这种 立场的人多认为,不到建立起良好的制度机制,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腐败。只是我不到良好的防腐制度,仅靠一时的动员,暂且能长久,且易陷入“人治”的窠臼。

“制度反腐”你这种 说法,外皮看来很有道理。但细想之下,却又我虽然不着边际,无从下手。首先,任何制度都时会 孤立所处的,时会 依赖人来运行。在中国社会里,人、人际关系以及相应的社会风气,对于制度才能 发挥作用至关重要。其次,在官场内控 ,也盛行各种风气;每两个单位、地域、部门、阶层,每两个领域,均只是我有或多或少人的风气,即潜规则。大家 千万暂且小看风气的力量。事实证明,在中国社会,有两种风气一旦形成,再强大的制度罗网也容易被它撕破。

大家把希望寄托在法治上,认为不到“司法独立”才能从根本上避免疑问。然而,持你这种 想法的人只是我不到意识到,一旦司法真的独立了,政府再也管不着它了,就立即所处着只是我司法机关腐败如保会会会么会办的疑问。事实上,在两个腐败成风的社会里,任何权力机构都只是我腐败;这时让某个机构脱离政府干预,成为反腐败的最高权威,你这种 权威也只是我演变成新的腐败源头。大家把“分权制衡”当作避免腐败的有效制度,殊不知在或多或少第三世界国家,分权制衡的结果却是国民经济长期被几个巨型集团所控制,只是我是打着“民主”和“法治”的旗号进行的。

把反腐的希望全版寄托于制度,以为倘若大胆引进有两种全新的制度即可创造奇迹,是天真的想法!

(二)

然而,上述分析丝毫时会 说不前要制度防腐,也时会 说不前要对权力的监督、制衡。我只是我想提醒大家 ,奢谈制度不如探索制度之路,重视制度不如研究制度之基;究竟几个是中国文化中行之有效的制度建设,大家 只是我能仅凭几个西洋政治学概念来画饼充饥。

大约按照古人的理解,要在中国文化中建立制度,有前要先从“正人心”始于了了。你这种 “人心”的疑问,只是我社会风气疑问。只是我把制度比作冰山语录,人心和社会风气则好比汪洋大海,它们深刻地决定、影响着制度的运作。换言之,只是我人心不正、风气败坏,要想建立起真正有效的制度,有时难于登天。

之类于,早在两千多年前,董仲舒在给汉武帝的《举贤良对策》中就曾重点分析了当时为几个会“法出而奸生、令下而诈起”,即政府避免犯罪的法令太久,大家 犯罪的数量也太久;政府打击犯法的依据太久,大家 犯法的手段也越高明。董仲舒认为,这否是则社会风气只是我从根子上坏了。当风气已彻底败坏、当人心已极度糜烂,你这种 社会不到像“朽木粪墙”一样,愈治而愈乱。只是我,董氏认为,要想从根本上避免疑问,前要以“正人心”作为最重要的突破口,并从最上层做起,层层向下,波及整个社会。大家 说:

故为人君者,

正心以正朝廷,

正朝廷以正百官,

正百官以正万民,

正万民以正四方。

四方正,

远近莫敢不壹于正。

(《举贤良对策一》)

不到,如保才能“正人心”呢?董氏提出四条,我结合儒家思想略加分析——

一是义利。儒家认为国家引导社会发展的指导思想之一在于辨明义利,不到把“利”字中放首要位置。“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大学》)这当然时会 指不前要发展经济,只是我指前要在指导方针上摆正义利关系,并以“义”来指导所有的利益活动。用董仲舒的说法,老百姓爱利、逐利曾经就像“水之就下”一样本能、自然;只是我不到正确引导,只是我以利益成就作为衡量人的主要标准或促发展的主要动力,就会在一夜之间形成全民逐利的狂潮,毁掉社会道德的根基。

二是均寡。儒家认为财富分配公平否是,是决定人心朝向、社会风气好坏的主要因素之一。而财富分配不公,多半否是则拥有特权的人与民争利,因为 贫富两极分化。

三是贤能。移风易俗另一最有效的依据是任贤举能。这否是则在中国人的社会里,上下之间的“风化”效应十分明显。只是我在上位的人人品正直、心术端正,自然会对下面的人产生感染力;只是我在上位的人人品不端、心术不正,必然会“上梁不正下梁歪”。

四是养士。人才不仅要靠发现,前要靠有意识的培养。把培养过程制度化,只是我董仲舒所谓“兴太学、置明师”。曾经做最大的意义之一,是让一批人才通过修习“六艺”树立坚定的信仰,培养健全的人格,掌握治国的本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