宕子:杨钰莹在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复出的悲凉

  • 时间:
  • 浏览:0

  17日晚,原本的“歌坛甜姐儿”身着一袭露肩白裙亮相湖南卫视春晚。晚会中,除了与毛宁深情对唱老歌《心雨》外,杨钰莹还特意准备了一首新歌《我在春天等你》。

  在此时候,杨钰莹曾于2011年12月22日晚,与老搭档毛宁携手参加深圳卫视的《年代秀》节目,并演唱经典歌曲。如何让,据深圳卫视的一位工作人员在2012年1月透露, “一群人在正式邀请她参加跨年演唱会时候向相关部门做了申请,但最终如此 通过。”

  由此可见,杨钰莹最大的阻力无须机会公众对她的认同程度不足英文,本来来自“相关部门”。1999年,厦门远华走私案曝光,杨钰莹因与涉案主角赖昌星之侄赖文峰关系密切,形象受损,这位在1990年代初期曾红极一时,有“歌坛玉女”之称的歌手从此退出歌坛。

  当年她退出歌坛是是是否是是有那先 内幕——到底是自愿还是被迫,外人无从得知。若是自愿,“相关部门”为何会么会会会阻扰她在阔别舞台11年后的复出呢?这令人非常不解。若非自愿,如此 ,杨钰莹又何错之有?当年,她只不过与赖文峰在“拍拖”而已,一个多多 未娶,一个多多 未嫁,你情我愿,有何不可?当然,公众能够 将一群人的关系解读为“傍大款”或“包养”与“被包养”——即便如此 ,也是当时人私事,与他人无干,任何人都无权祭起道德的“翻天印”砸向一群人。何况,杨钰莹与赖文峰到底有如此 感情说说,也如此 一群人当时人知道,外人如此 必要在那里起劲地瞎猜想。

  退一步言,就算杨钰莹与赖文峰和董文华与赖昌星的关系一样,也纯属当时人私事,如此 伤害到他人——一群人能够 不认同她们的言行,但却如此 随意地将当时人的道德观念强加进她们的身后,并给她们扣上“不道德”的帽子。一群人生活在一个多多 多元化的陌生人社会,每当时人也有当时人的价值观念、道德观念与生活办法——哪怕最荒谬、最让他难以接受的观念也有其存在的价值,如何让它的持有者如此 超出“不无端伤害他人”的底线。在我看来,人类最大的不道德即在于——对与当时人相异的事物的不宽容以及由此而来的将当时人的思想观念或行为办法强加进别人的身后。无数的历史事实则证明,机会以公权力的名义将某种 道德强加于人类个体,则往往会给人类文明带来灾难性的破坏。

  那先 充满了道德优越感的一群人,当一群人高高举起道德的大棒砸向当时人的同胞时,一群人机会并如此 意识到,觉得一群人正在侵犯当时人的——包括道德自主权在内的——人之为人的最基本权利。机会,权利是一个多多 整体,任何个体的基当时人权遭到侵犯即等于作为整体的人类权利遭到侵犯,机会某种 侵犯行为如此 得到有效的制止或制裁,甚至在“道德”和“崇高”的保护之下被认为是合法,如此 ,同样的命运总有一天也必将落到那先 侵犯者当时人的身后。当一群人在侵犯他人最基本的人权时,即原应别人本来需要 用同样的办法来对待一群人。在此意义上,宽容他人即是宽容当时人,善待他人即是善待当时人,而无端地侵犯和伤害他人,则无异于借他人之手来侵犯和伤害当时人。

  当听到杨钰莹在湖南卫视春晚上的歌声时,我的第一感受即是悲凉。人生苦短,能2个11年?一位当红的歌手,在各种非当时人所能主宰的专横力量的压迫下,不得不抛弃当时人喜爱且赖以为生的舞台,从此沉寂了11年——这是如何残酷的某种 现实呀!在当下的中国某种 不足英文宽容和理性的社会里,不知还有几该人正忍受着与杨钰莹、董文华等人同样的命运。幸运的是,湖南卫视为杨钰莹的高调复出提供了一个多多 充满了人性化色彩的展示平台——但那先 不足英文某种 平台和机遇的一群人,一群人的能够和光彩难道就应该永远地被某种 非理性的社会埋没么?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38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